苏州园林古建、安徽徽派建筑、苏州青瓦屋面

咨询热线:

13092679177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新闻 » 徽州砖雕艺术的继承与创新发展【苏州园林古建,苏州青瓦屋面】

徽州砖雕艺术的继承与创新发展【苏州园林古建,苏州青瓦屋面】

发布时间:2018-03-08  来源:http://www.  浏览次数:333

徽州砖雕在徽派古建筑中地位举足轻重,其丰富的文化艺术内涵。由精湛的技艺、深厚历史文化底蕴与高超的艺术手法融合而成,是我国古代建筑领域的一朵奇葩。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逐渐形成了自身特有的文化内涵以及独特的艺术面貌。徽州砖雕雕刻工精美,空间层次丰富,意境深远,富于文化内涵,可见其古代的徽州人在砖雕艺术中的功底之深厚。笔者便以徽州砖雕为例,从工艺手法,题材、文化特质以及传承等几个方面来探讨徽州砖雕在古今社会中得发展。【苏州园林古建苏州青瓦屋面
一、徽州砖雕工艺手法及其作用
徽州砖雕是徽州地区盛产质地坚细的青灰砖上经过精雕细刻而形成的建筑装饰艺术,是徽州建筑文化当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徽州砖雕的原料是精选优质的过塘泥,经洗泥、模字打制、凉干、焙烧、印水而成。常见的雕饰部位是在徽派民居主入口的门罩和门楼上,门套、门楣、屋檐、屋顶、屋瓴等处,门楼门罩作为微州民居进出口的通道,建造及为讲究。造型上分为垂花门罩、字匾门罩、四柱牌楼门楼等。在门罩中,砖雕和石雕灰色相互融合,在白墙的衬托下,形成特有艺术美感,同时也使建筑物典雅、庄重,并富有立体装饰效果。”门罩迷藻悦,照壁变雕墙”正是微州砖雕应用的真实写照。徽州砖雕初期承袭石、木雕刻的风格,多高浮雕、线条粗壮、古拙朴素。明代砖雕的风格趋于粗犷,技法朴素,形象较为稚拙,一般都是浮雕或一层浅浮雕,虽然它的圆形缺乏透视变化,但它的对称性极强。注重整体效果,颇有汉画像砖、画像石的风味。到明末清初,由于徽商崛起,他们对精神生活了更大的追求,绘画与木刻的发展对砖雕产生了积极地影响,砖雕也一改明初时期粗犷、稚拙而朴素的风格,逐步走向写实、精细、繁复,题材也有很大的拓展。画面注重细节,雕刻层次也逐渐增加。在尺方见余,寸厚的砖坯上雕凿出情节复杂,多层面的砖雕作品。门罩的雕刻通常把砖雕和石雕结合在一起,同时并用在建筑墙体上。由于砖雕体积较小受到限制,因此它的造型较石雕、木雕而言,不是很丰富,加上岁月的流逝,以及入为地破坏,留存下来的砖雕就更少了。清末至民国初年为徽州砖雕发展的鼎盛期,其雕刻工艺特别细腻复杂,处理上大都是前景对象施以圆雕或半圆雕,中景的场景如楼阁、廊柱为镂雕,背景的屋宇,山水树林等雕刻辅以一定深度,前后可多达9个层次之多,前后透视,前呼后应,层层深入,刀工精致,具有层次感和距离感,令人惊叹。光影效果显著,与中国古典园林的借景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此外,徽州砖雕的用料与制作也极为考究。一般采用经特殊技艺烧制、掷地有声、色泽纯清的青砖为材料,先细磨成坯,在上面勾勒出画面的部位,凿出物象的深浅,确定画面的远近层次,然后再根据各个部位的轮廓进行精心刻划,局部“出细”,使事先设计好的图案一一凸现出来。砖雕在歙县、黟县、婺源、休宁、屯溪诸地随处可见。古老民居、饲堂、庙宇等建筑物上镶嵌的砖雕,虽经岁月的磨砺,风雨的剥蚀,它们依然是玲玲剔透,耐人寻味。歙县博物馆藏有一块灶神庙砖雕,见方仅尺的砖面上,雕刻着头戴金盔,身披甲胄、手握钢锏的圆雕菩萨,据考证这块精巧绝伦的砖雕花费了1200个匠工,堪称微州砖雕艺术的经典作品。
二、徽州砖雕的题材
徽州砖雕具有浓郁的民间色彩,其题材包括翎毛花卉、龙虎师象、园林出水、戏剧人物等。其中,人物题材占有很大的比例。人物为主的题材有:民间传说、名人轶事、文学故事、戏曲唱本、宗教神话、民俗风情等,既描绘帝王将相的雍容、文人墨客的风雅、商贾远行的艰辛,莘莘学子的企盼,也记录日常劳作中的砍柴樵夫、侍耕农夫、放牛牧童、纺织村姑,以及推车、担水、撑船等劳动形象,还有孩童嬉戏、耍灯演戏、舞龙舞狮等喜庆场面。微州砖雕也有大量人物故事,如小说题材有<三国志>里的“关云长夜读春秋”、<水浒传)中的“武松打虎”、<红楼梦)中的“大观园惜春作画”、<西游记>里的“比丘国救婴儿”:戏剧题材有“郭子仪拜寿”、“刘备招亲”、“古城会”等等。并且嵌置在显著位置,如门楼、门罩、八字墙额枋和合二仙”、“八仙过海”、“蟠桃宴会”:民间故事与民俗方面的有“彩衣娱亲”、“百寿堂”、“百子图”:以及不胜列举的表现社会风俗、伦理观念的故事画。以动物、花卉、虫鱼为题材的砖雕,都象征着吉祥,如龙、凤、狮、虎以及牛、马、羊、兔、鱼等。这些都是寓意生活喜庆、事业顺达的口彩,如“双狮抢绣球”、“二龙戏珠”、“龙凤呈祥”、“麒麟送子”、“丹凤朝阳“等,品类繁多,应有尽有。纯花卉的图样更是丰富多彩,除松、竹、梅“岁寒三友“,梅兰竹菊“四君子”外,牡丹、荷花、石榴、枣子、花生等,也都是层出不穷的雕刻对象。这些形象火都用折枝、散花、丛花、锦地叠花、二方连续、四方连续等手法,寓意喜庆、幸福,传达人们的美好愿望。寓意吉祥的图案,在微州砖雕中相当盛行,达到了”图面有意,意在吉祥”的境界。还有静物砖雕有八宝、博古、用具摆设、几何纹形、文字形等,在砖雕图絮中也占有一定得位置。这些琴棋书画,被组织在卷草、回文环绕的花边锦卷中,琳琅满目,雅趣横生。另外,还有各种形状的砖雕漏窗,有方有圆,或扇面,或叶形(意为落叶归根)。雕刻松石、梅竹、云龙、福寿图案的漏窗,将一幢幢粉墙青瓦的楼房,装点的格外古朴典雅,无不散发着浓部的书香气。
三、微州砖雕艺术的文化特质
隶属于建筑装饰的微州砖雕虽内容丰富,题材广泛,但在内容的选择上不是随意拈来,唯美是图的,而是十分注重题材的人伦性表现和社会教化意义,具有一定得象征性和教育性,而且还蕴藏着深层的文化积淀,它们用生动具体的形象语言表述着严谨、缜密的理1生思考,体现着先紊儒家的思想,其理论核心既仁爱。儒教学说以三纲五常为主要内容,三纲为: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妇纲:五常为:仁、义礼、智、信。至汉武帝时,儒教被推崇为国教,成为封建社会的主流文化。徽州的文人学者世世代代为儒家学说所浸润,历代相传,因此在徽派建筑,尤其是其细部的雕琢设计中,借图案的寓意或谐音表达主题,将自然物象和对生活的愿望、理想加以主化,渗透若儒家思想价值观和传统的道德标准,体现出深刻的文化思想性。由于徽州居民大多数都经商,但商人的地位在我国封建社会一直不高。徽商为了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一方面在建筑装饰上做文章、动脑筋,一方面极力效仿文人、士大夫的生活方式,发愤读书,力图通过读书入仕来改变自己的身份地位。所以“徽商”有“贾而儒”的美誉,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形成了“官、贾、儒“的格局,因此也形成了”砖雕”内容形武的丰富多样和审美格调的自成一体,更直接地表现封建社会的伦理道德和文化观念,并且把审美的情感和道德伦理融合在一起,把枯燥的说理、教育化为艺术的启迪和引导,美学成了伦理学的附庸。
四、徽州砖雕工艺的传承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徽州砖雕技艺的传承步入了尴尬的境地,面临生存的危机。首先表现在古徽州砖雕艺术珍品的流失与日见减少。半个多世纪以来,徽州古建筑始终处于重视不够、保护不力的弱势下,致使许多珍贵的砖雕艺术品受到破坏。如今徽州砖雕已作为“徽州三雕”之一被列入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它们不仅是安徽人的文化瑰宝,亦是全人类的精神财富。因此徽州砖雕应受到我们加倍的关注和保护,奉着“保护为主,抡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方针,进入利学、全面、系统的保护阶段。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这对徽州砖雕来说更是一种机遇。如安徽徽班工艺美术公司开发的“一品徽韵”,文化纪念品一砖睢中,全面的继承了传统砖雕的诸多技法,又大胆的吸收了新安画派的成份,在题材上既有具象写实、意象发挥。一品微韵砖雕的用料与制作极为考究。~般采用经特殊技艺烧制、掷地有声、色泽纯清的青砖为材料,先细磨成坯,裎上面勾勒出画面的部位,凿出物象的深浅,确定画面的远近层次,然后再根据各个部位的轮廓进行精心刻划,局部“出细”,使事先设计好的图案一一凸现出来。过去的徽州砖雕,其常见的雕饰部位是在民间建筑物门框上方的门罩和门楼上,在横与竖交接部位,起着收头和点缀作用,达到了深化建筑细部、美化建筑立面的效果,从而使灰白粉墙具有一定的层次感,点缀着整个主入口的建筑立面。而如今,现在高耸入云的建筑物已经不再需要砖雕的装饰,砖雕工艺也逐渐被人们所淡忘,因此,我们耍保护徽州砖雕,就要在传承的基础上对砖雕工艺进行大胆创新,从而创作出更为现代人所喜爱的砖雕纪念品。如在安徽芜湖方特欢乐世界里的精品店内,就有名为“所罗封印砖雕“的纪念品出售,受到了广大游窖的喜爱,此件砖雕纪念品是砖雕传承与创新的一个好的典范。它是根据方特景点中的一个古老的阿拉伯故事题材,采用了徽州砖雕技艺,并将中西方文化交融制作而成。其雕刻工艺细腻,刀工精致,具有层次感和距离感,令人叹为观止。虽然题材来源于西方的,可是其制作工艺却是我们东方的,翼可谓是中西合璧。此外,砖雕较木雕、石雕而言,砖雕的成本较低,原料易取得,工艺难度不大,比石膏结实、耐用,且曼具用性,和观赏性。所以我们更要把徽州砖雕传承下去,让砖雕工艺品在吸收外来文化元素的同时永远根植于我们民族的工艺,要融八现代的生活元素,取材更加广泛,不断创新制作出让消费者看得上、买得起、带得走、耐欣赏、可实用、想收藏、能升值的徽州砖雕新作品。徽州砖雕作为徽州建筑装饰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很高的观赏、实用性,也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随着社会文明的发展,砖雕艺术将以它”取材简易,雕制使捷,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群众喜爱,雅俗共赏”等优点,更广泛地进入人民的生活,对于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具有独.特的价值与意义,值得我们仔细研究,倍加珍惜。它将会与其他传统工艺美术一样,通过我们的传承和创新,利用其文化价值转化为产业化生产,为现代人服务,从而创造出更完美的砖雕艺术作品来。